涅曙

八月目标 我先立好flag 不然我又懒得写

一篇伏八车 一篇铁红车 我可能最近得病了 满脑黄色废料

凯千就想到有趣的再写

去tm的友情 这就是爱情 当场去世

All of me

*说白了一个置顶

*圈名涅曙/黑洞 怎么叫都可以啊 反正也没人叫
*不混圈注意 作为一枚小透明文手还在不断努力
*只赞成强攻强受 拒绝一切弱受 女性化受
*错字 写的不好尽管向我提

✔最喜欢伏八和冷战组
✔次要凯千 烛压切 还有很多很多 看我都写些什么就知道了

✘雷点:凯源 轰爆 all耀 新兰 礼猿 千万别来恶心我

*文梗转载记得评论一下
*比起♥我更想要评论哇⊙∀⊙!
*墙头超多 写文都是用爱发电了 很容易心血来潮
*不bb太多就这样

满足我这小小的心愿吧 许愿蟹黄小笼包

童柯 软糯

*OOC注意 傻白甜 雷注意
*原剧设定 不过是成年人【搞事走起】
*感谢小松和焦耳的倾情助攻

“我还是头一次来这种地方…”尹柯跟在邬童一行人身后默默嘀咕出声。

“不愧是乖乖仔啊。”邬童放慢脚步与他并肩而行,摸摸他的额前碎发。

尹柯甩甩头发,无语地看着邬童。无心理会他,对四周陌生嘈杂的环境投去目光,身为好学生的尹柯可从没来过KTV,虽说成年了,但难免有抵触心理。不过也不能扫大家的兴,棒球比赛赢了出来庆祝,无可厚非。尹柯做出一番思想挣扎,认清现实,握紧拳头以表决心。邬童早就注意到他奇怪的行为了,撇撇嘴角,一把揽过他的肩膀,圈入怀中。

“快到包厢了,切记别喝太多酒。”邬童的左手食指指尖轻点在尹柯的鼻子上。

邬童的怀抱总是十分有力,让尹柯有种被圈禁的错觉,不过他快缺氧是真的,为了尽快挣脱,只得不管不顾地点头,也没听到邬童说什么。邬童自是感受到了怀中人的举动,满意地松开作罢。

“终于到了!”邬童一打开门,班小松快走几步径直跳到真皮沙发上,不安分地在上面蹦蹦跳跳。焦耳也逐渐靠近摆放麦克风的桌子,快邬童一步先拿了两个。邬童倒也不恼,眼神示意尹柯离他们远点坐。尹柯无奈抖抖肩,坐到了沙发的一角。

时光总是在你面前不知不觉就悄然流逝,班小松和焦耳瓜分着桌上的瓜果,尹柯唱累了,正打算躲在角落睡一觉时,邬童掐住他的腰,尹柯瞪了他一眼,邬童露出无辜的神情。

“话说他们那窗户纸还没捅破啊。”班小松从纸巾筒抽出纸巾,擦了擦嘴角的瓜果汁水,看向坐在身旁的焦耳。

“我看是,要不然这样…”焦耳靠近班小松,在他耳旁说着什么。

“着迷于你眼睛,银河有迹可循…”邬童坐在单人凳子上,双手握住麦克风,深情地唱着,一身好看的白衬衫短袖倒映着KTV特有的五彩斑斓的光,可婉转动听的嗓音让尹柯回忆起了他们之前的种种经历。他入迷般着眼于邬童身上的某个点,注视他。

班小松听完焦耳的话赞许地向他竖个大拇哥,趁尹柯沉迷于邬童唱歌时,班小松蹑手蹑脚来到尹柯身旁坐下。

“尹柯,你说,我们好不容易赢了比赛,喝个酒庆祝一下吧。”班小松试探地询问。

“啊…可是小松我没喝过酒啊。”尹柯被他的话给拉回到现实来,不解地回答道。

“唔,好歹都是成年人了,喝酒庆祝没什么的。”班小松边说边往嘴里灌了一杯酒,摆出双手摊平的模样,就是个没事人的模样。

“是呀是呀!”焦耳在旁依附道。

尹柯拿过装满酒的杯子,指了指。班小松用力点点头,尹柯慢慢地将杯子递向嘴边,抿一口。他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很奇妙的味道。

“还不错吧。”班小松挺直身板,得意地说道。

“那就多喝点。”焦耳不停给尹柯递酒。

邬童一曲毕,心里想着尹柯应该能从歌里听出他的心意。可他下凳子发现尹柯已经抱着班小松说胡话了。班小松向他投来求救的目光,邬童抓抓后颈,烦恼地步步走近。

“那我们俩先走了,尹柯交给你了,钱已经付过啦,不要辜负我们对你的一份心意啊。”班小松见计划通,赶忙让焦耳搭把手,从尹柯的怀抱挣脱出来,与焦耳立马开溜,方为上计。

邬童叹了口气,目送心虚的两人偷溜走,明天有他们好看的。尹柯站起来,紧紧抱住邬童。

“呐,陪我再来一杯。”尹柯褪去了往日的冷静,冲邬童傻傻地笑着。

“真是服了你了,叫你少喝点。”邬童安抚般摸摸他的头。

“我不管,喝嘛。”尹柯用脸蹭蹭他的下颌,颇有撒娇的意味。

“噗。”邬童被他这幅可爱模样给逗笑了,没想到平日的高冷学霸会畏在怀里撒娇,可谓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啊。

“来嘛来嘛…”尹柯松开他的怀抱,在沙发上打起滚来。

“尹柯我们回家喝好不好?”邬童轻柔的说着。

“好。”尹柯一听不动了,安静地趴在沙发上,闭上双眼。

喝醉后,意外地很乖啊。

邬童看着尹柯不动了,双手支起他的身子,转过身来,将他的两只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十字交叉。

“把腿搭上来。”邬童像哄小孩一样。

尹柯听话地把双腿紧紧贴近邬童的腰,邬童双手架起来,背着他缓缓走。

“之前我还说他瘦,没想到有点重量,看来是有好好吃饭。”邬童背着他踏上回家的路。

尹柯躺在他肩上发出舒适的声音,邬童回头看他,觉得他此刻拥有着全世界。他想要的,都在了。

“对了,我告诉个超级无敌螺旋起飞的大秘密,那就是我喜欢你,怎么样?”尹柯发出类似求表扬的语气。

“啊啦,我也喜欢你。”邬童眷恋身上人炙热的温度,也眷恋着他对自己的温柔。

即使夜空并无几颗星,但你点亮了我的世界。

K赫 好看就该多拍照

*现实设定 腹黑学长&软萌学弟
*激情短打 终于打算动笔了
*OOC注意 勿上升 傻白甜 雷注意

千智赫双手握紧书包上的带子,傲气一般站在烈日下,可汗水却不争气的从脸颊顺流滑落至胸腹,牢牢黏住紧致而又密不透风的校服。千智赫深刻体会到什么叫热到模糊。

“等了好久…”千智赫直跺小脚,不服输地向远方投注如炬的目光。

他的视野范围突然闯进一个跟他身着同样校服的男生,忍不住打量起人家。

“同样的校服怎么到人家身上这么好看。颜值高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啊。”

千智赫嘴里不停嘀咕,扯扯身上校服,而目光则自上而下,像是要把人家看穿一样。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可爱行为已经给人发现了。

千智赫身为外貌协会的一员,不厚道地偷偷从裤兜掏出手机,攥在手里,朝着公交站牌走去,与那名男生拉开一定距离,等站稳脚跟之后。

“嘻嘻。”千智赫慢慢把手机举至脸部,点击摄像头,把闪光灯关掉,将手机屏幕对准自己,也可以说是身后的人。笑容在他的脸上蔓延开来,不过就这么照,尴尬得慌。随之剪刀手贴紧脸颊。

美滋滋,千智赫内心只有这么一个想法。

千智赫把手机放置手心,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点开图库,打算看看刚刚照好的照片。

“哎。”千智赫已手中空无一物,被人给抢了去。

“不错嘛,把我拍的还挺帅。”

那人双指放大照片,千智赫爽朗的笑容倒映在黝黑的眼眸中。千智赫一瞬间尴尬在原地,话都说不出来,红晕渐渐爬上脸颊。

“对不起,那个,能把手机给我吗?”千智赫紧盯地面,不敢抬头看去,似是紧张,似是羞怯。

“诺。”男生将手机递到千智赫面前。

“谢…”千智赫正打算伸手。

“哎。”男生调皮地举起手,用玩味的眼神看着他。千智赫悬在空中的手有些僵住,不巧抬头就撞上那人的目光。

“为什么要拍我啊?”男生咪起双眼,嘴角扬起一抹笑容,装作善良可亲的模样,面前小白兔似的人得好好对待。

“好看就该多拍照啊,挺…帅的。”千智赫也不知道自己此时在说什么,但是实话。然后连忙退后几步,撞上了公交站牌。

男生右手扶住公交站牌,挡在千智赫面前,小白兔逃不出包围圈了。左手往千智赫的领巾扯上,双方距离刹那间拉近。男生俊俏的脸在眼中放大,千智赫只觉大脑当机。男生凑近他的耳畔,温热的鼻息打在耳畔上,千智赫的身子应景抖了抖。

“我叫karry,不知这位小白兔该如何称呼?”名为karry的男生如是说着,突然视线余光注意到什么。

千智赫听他这么一说,怒火快冲昏头脑,什么小白兔,说他可爱?不等他作出反应,karry松开手,将手机顺进他的衣兜里,登上左手边的公交车。

“小白兔被说傻啦?上车。”karry握稳公交车门上的把手,身子朝向他说到。

“你说谁小白兔。”千智赫没好气地将怒火发泄到无辜的地板上,狠狠跺上几脚,可也无奈地在某人的注视下上了车。

红优 Time off

*R18注意 一辆破烂三轮车 OOC注意
*头一次写红优 喜欢得太深沉 无奈太冷
*车好少 就自给自足了 饿到劣质粮都磕了
*设定红优已是情侣 微费米 克费

点击下方上车↓

 https://m.weibo.cn/6477703400/4261720702787445

中考和期考都结束了 终于到暑假了 美滋滋 我终于要进入高产期了【可能】 好几个月没写 手都生了

发现该游戏对我这个非酋太过于友好了
刚玩两天就有这些 难道要脱非入欧了吗

【冷呆】劣情 下

*恶劣攻注意 OOC注意 剧情我编的
*写完就去嗑粮 产粮先搁置一下

“I just wanna be deep in your love.”

Jeffrey眼睁睁望着林彦俊走出门外,红润的嘴唇还残留两人缠绵的气息,舌尖擦过下唇似乎想搜寻什么。一瞬间的事,他害羞地瘫坐在练习室门前,砰砰跳动的心脏,左手被紧紧束缚的痛感,鲜明地告诉着他,他刚刚被林彦俊吻了。意识到这点,他并拢两膝,不愿面对般埋头胡思乱想。他拍拍自己脑袋,下手力道没把握好,吃痛地用手揉揉,额头微泛红印。“我这是怎么了?”Jeffrey叹口气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关好练习室的门,走回宿舍。

Jeffrey在没来偶像练习生这个节目之前,参演了一部网剧《错生》。他明确知道自己的性取向,但现实社会又有多少人能接受,走上这条路要面对各种困难,谈何容易。他不会过多关注这一方面,事业和梦想不断激励着他,不想辜负喜欢自己的人,要更好地展现自己,恋爱要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深埋于心底的感情才能渐渐萌发嫩芽,迎向朝阳。

林彦俊双手并在头后靠着枕头躺在床上,他回想刚才的一幕幕,那人脸红的神情,软绵绵地挣脱,让他只想把想法引向

[他喜欢我。]

想归想,他知道Jeffrey为人慢热,可能不大能意识到自己的那番话。“公演那天,等着瞧吧。”他有把握把自己的心上人勾到手里,他自己也不是那种能承受自己喜欢的人天天在自己面前晃还能忍住的人。

这件事过去以后,林彦俊故意躲着Jeffrey好几天,把他当做透明人,欲擒故纵嘛,制霸的套路。Jeffrey自是看出了这一点,情窦初开的刚品尝到一丝甜头,就被不留情面地打回原形。他也不敢去主动接近,临近公演他得好好努力,然后他暂时不想相信自己的心意,毕竟总有错的时候。

公演当天,Jeffrey在后台披上点缀着只只天鹅的灰色西装,打底白衬衫。他整理好白衬衫的领口,刚想扣紧最上方的扣子。林彦俊悄悄来到他的身后,轻车熟路地扣紧他的最后一颗纽扣,手指不小心地触碰锁骨,又缩回去。Jeffrey轻轻地拍开他的手,他没回头。林彦俊很自然地从他手中夺过黑领带,自己早已准备好的粉领结从裤兜口袋拿出,别在Jeffrey的领口上,左手揽过他的腰肢,凑近他的耳边,“粉色比较适合你。”坏心眼地吹了口气,装作没事人溜了。独留Jeffrey在冷风中凌乱,他迅速蹲下来,双手蒙住双眼。

[我已经察觉到自己的心意。]

四人整装待发,第二次走上舞台。简短的自我介绍后,开始表演。Jeffrey开场,站在门前,像初恋的男生羞涩地唱着情歌,林彦俊透过声音,酒窝忽隐忽现,他多希望时间长一点,两人的和声听起来就很甜蜜。歌曲旋律层层递进,来到楼梯上,林彦俊小跑走上楼梯,坐在Jeffrey身旁。Jeffrey唱歌时摊开左手,林彦俊很好地把握时机,不经意看向他,眼眸尽是星辰大海,抓住他的手,感受对方突然地用力,又松开,笑容终究是溢出来了。

[你微笑唇形,总勾着我的心。]

表演完美落幕,张PD让他们用“爱你”的方式拉拉票,Jeffrey耿直却又青涩礼貌的可爱话语,林彦俊起了挑逗他的念头。轮到他的时候,左手靠在他的肩上,右手伸进他的衣服里,轻轻滑过衣服,再拿出来做出比心的手势。

[爱你。]

Jeffrey羞怯地低下头。

下台以后,两人不约而同默契地走向一起的座位,牵起对方小手,为了不露破绽让大家一起。不同之前的牵手,比以往更喜欢更依赖。Jeffrey的名次出来之后,脸上闪过难过之情,又消失了。林彦俊自是注意到了,等他的排名出来后,悄悄地对Jeffrey说着

[没事,第二第三,在一起了。]